两家物业公司抢活干谁才是靠谱管家
发布时间:2019-06-14 21:52 来源: 未知 作者: xiwen 投稿邮箱:

老物业公司继续守着小区,新物业公司施展不开手脚,这种一主二仆超级待遇我们消受不起。连日来,天元区滨江南路家园小区多名业主向市长热线日起,小区管理就处于不正常状态,

  “老物业公司继续守着小区,新物业公司施展不开手脚,这种‘一主二仆’超级待遇我们消受不起。”连日来,天元区滨江南路家园小区多名业主向市长热线日起,小区管理就处于不正常状态,搞得业主回家都悬着一颗心,忐忑不安了大半年,现在就连物业费也不知交给谁。6月11日至12日,记者两度进入该小区调查并采访相关人员。

  “这个事情,还得从去年说起。”小区业主刘先生介绍说,去年12月31日,业委会与株洲家和物业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家和物业”)的物业服务合同到期了,通过招投标引进了株洲家美物业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家美物业”)。今年1月,家美物业进驻了小区,家和物业却拒绝撤离小区,也不进行移交。因家和物业不挪窝,家美物业就在小区中租赁了一间车库,暂做办公场地提供物业服务。

  “小区业主有选择物业服务的权利,希望此事早日落定。”家美物业副总经理凌女士表示,她们是按公开招标程序,合法获得家园小区的物业服务资格。进驻小区后,根据与小区业主委员会签订的物业服务合同,她们安排了保洁、保安、绿化等服务事项,却因老物业公司不退出、不移交导致她们只能提供打折服务,小区管理陷入尴尬。

  据业主反映,家园小区第一届业委会成立于2010年3月,2015年到期。现任业委会主任为小区业主叶小芳。

  “换届选举之后第一件事,就是与家和物业签订物业服务合同。”在场的业委会成员表示,他们是2015底通过业主大会改选上任,只有2人是第一届连任的,当时有辖区相关负责人见证。上任后,他们发现家和物业的服务质量越来越差,且重大事项不向业委会报告,公共收入也不上交,即使提高了物业费也是如此,遂对家和物业提出整改意见,双方由此结怨。到了2018年底,家和物业不顾业委会劝阻,将小区公共区域向社会车辆开放,并收取5元/小时的停车管理费,双方矛盾不断升级。

  为了提升小区物业服务质量,业委会组织召开过多次业主代表大会,最终以书面征求意见的方式,并通过公开招投标程序,决定聘请家美物业为小区新物业公司,并签订了物业服务合同。老物业公司对他们的招标邀请置之不理,合同到期后又“赖着”不走,并与业主们和新物业公司发生了几次冲突。

  “这里也是我的家。”家和物业总经理夏建雄说,自己既是小区业主,也是物业管理者,身兼市物业管理协会秘书长。

  夏建雄表示,物业服务合同确实到期了,但小区第一届业委会更早到期。家和物业从2005年开始在小区服务,享有优先签订物业合同的权利。现在这个业委会,没有到相关部门备案,无权引进新的物业公司,其招投标行为不合法。在他看来,双方矛盾的起点是业委会提了一些不合理要求。

  他出具了一份市物业管理处关于家园小区自治相关工作的会议纪要。会议时间为2018年10月29日,纪要内容称业委会的换届工作没在街道和社区的指导下进行,且换届后没到区物业办备案。

  夏建雄说,两家物业公司并存于一个小区不是长久之计,希望在政府部门的介入下,完善小区自治工作,尽快选定物业公司。

  家园小区的物业纠纷从去年折腾到今年,此事引起市、区两级物业管理部门,以及街道、社区等高度重视。

  市物业管理处副处长邢民表示,家园小区陷入困境的根源是小区业委会的议事规则、管理规约不健全、不规范造成的。要解决问题,就必须依法依规依程序,由全体业主选举产生新的业委会,进一步规范业委会的各种行为。

  “每次召开协调会,几方都是争论不休,正常工作根本无法开展。”小区所在的泰山街道湘紫社区负责人丁新洋说,在市、区相关部门的指导下,她们拿出了应急管理方案:先将两家物业公司都清出,小区由街道、社区代管;召开业主大会,选举业委会,决定物业公司的去留。

  目前,社区就这个应急管理方案逐门上户做民意调查。家园小区有800户业主,社区已走访300多户。下一步工作,将在民意调查基础上开展。

  今年1月,业委会向天元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,要求家和物业立即退出家园小区并向业委会移交物业管理用房,向家美物业移交相关资料和财务。经审理,法院认为家园小区业委会在本案中诉讼主体不适格,遂裁定驳回了业委会的诉讼请求。

  “与家和物业签合同时合法,解聘家和物业时却不适格。”部分业委会成员仍坚持认为,他们是因业主没有授权造成诉讼失利,下一步将继续保留各种维权手段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